Tuesday, December 9, 2008

你才是榴槤族


是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因為我明天就要去大陸雞開的麵包店工作了(又是大陸雞!我真的脫離不了他們),我真的很想在洋人開的店工作,可是工作真的太難找。

那天和小眼分開後,我進去問了很多洗碗工的工作,人妻說他聽到我要去當洗碗工他都要哭哭了,其實我也沒有想這麼多,只是想要有事情做而已,況且我想餐廳的碗也都不會洗的多乾淨,所以我去隨便洗洗也好。但是他們都要我晚餐時間再過去找老闆,所以我往前走一點看到一間麵包店,一開始只是想進去看看有沒有奶油餐包(因為我喜歡吃餐包),進店裡就看到一個東方臉孔的老阿姨對我鞠躬哈腰的微笑,然後我順口問他需不需要助手,他就抓著我跟我聊了很久,聽見我為了50塊要坐一個多小時的火車去阿三家打掃他就眼眶泛淚了,然後他要我打一杯奶泡給他看看,事實上我打的真的很爛,他看了一眼說「沒關係我教你就好,有些事情急不得」,其實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整裡麵包擦擦拖拖而已偶爾再幫他煮煮咖啡,久了之後可以進廚房跟師傅學做蛋糕。阿姨說一個禮拜給我200塊會不會太少,我說跟他說不會,可以付房租就很夠了,然後他眼眶又紅了。是不是我講話的聲音很楚楚可憐,所以言談之中不難發現她的心疼。

到目前為止一切是個很好的開始,不知道工作之後會不會變調,也許做兩天又落跑了,但我不想成為大家口中的草莓族,可是你們知道有的大陸人真的很難相處嘛(像上次那個亂尿尿的一樣),希望這次麵包店的阿姨不是宗仁口中的426(死阿陸仔)。


Photo*小姐你越線了,叛逆少女在澳洲依舊叛逆


五十四天,今天是我來澳洲第一次擦睫毛膏,因為要跟貢丸的朋友見面,雖然去阿三家打掃完之後還是狼狽了。在這裡還有很多人的幫忙真的很開心,一鞠躬謝謝:)

3 comments:

是鐵牛媽 said...

我一聽到洗碗
就想到沒有居留證要跑警察的畫面
一整各很催淚
也不知道是不事先聽到你去找洗碗工的事情
我昨天看光陰的故事
看大家跪在朱夫人門口求情
也大哭了一場

孕婦真的很敏感耶

YUYU CHEN said...

昨天那一段我也有哭
我差點就在電視前面跟著跪了
哈哈哈哈

莉莉 said...

阿朱
大陸機雖然是牛b
不過在異鄉有中國人照應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情喔!
不過要確定一下大陸機的麵包是不是毒奶粉做的才拿回家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