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2, 2008

要一直vivitar下去


這是上班第三天,對我來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雖然叔叔阿姨是很溫和的大陸雞,但是還是有洗刷不掉的阿陸仔劣根性,因為今天我看到了一個比荒謬小姐更荒謬的畫面,阿姨因為嘴饞隨手就抓了條起司條咬一口,接著他腦子突然想到該吃午餐了,就隨手把剩下的起司條倒著放回架上!當時我滿腦子一直在想,天阿,如果哪個傻傻的拿到了阿姨咬一口的,噢!簡直不敢想像。所以以後我們都有經驗了,挑麵包時要挑那個最長的,表示還沒被玷汙的。

雪梨今天下了刮颱風的大雨,在city時我的傘一度以為生在聖約翰,所以店裡生意很不好,我站著打了數百個哈欠,然後不停的和客人聊天,今天又認識一個英國人,帥氣英俊挺拔,但是當他說「My fiancée is from Thailand 」時,我在心裡滴咕「怎麼被泰國人妖撈到這麼優的油水!」

還有個日本男生來店裡應徵,如果他再帥一點再高一點,我就會對他再友善一點,哈。


Photo*差點是幾乎要忘記的事情
所以底片拍照是這麼迷人的事情
兩個月前在台灣的回憶
兩個月後出現在澳洲成了驚喜
捷運上餐廳裡,對不起我差點就忘記了:)


五十七天,店裡的麵包師傅是個香港人也是大好人。

1 comment:

鐵牛媽 said...

那小間的麵包店需要兩各工讀生喔?
哈哈...
偷吃麵包真的超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