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 2009

Happy New Year, SYDNEY


每個人都在問我「你在雪梨要怎麼跨年?會去看煙火嗎?你明明在台北最不愛人擠人的阿!」。我跟你們說,我真的跑去人擠人了,而且像偷渡客一樣的驚心膽戰,其實下午雪梨港外圍的閘門就關起來所以我們晚上十點半才到已經進不去,但是發現了一個被大家破壞的閘門有個小洞,所以我們都從那裡鑽進去,正所謂頭過身體就過,所以布魯斯過去我們就一定過的去,哈,就在一陣慌亂中看見保全走過來用一種渾厚又嚇唬人的嗓音說「GET BACK! GET BACK!」,接著就聽到NICK不停的說「快跑!快跑!」,霎時間我還以為自己出身在文革時期,好像六個人就要活生生的被拆散一樣,anyways看到大家都還在我就安心許多,只是回頭看見慧慧無助的眼神,因為在混亂中她的拖鞋被踩掉了,幸好找回來了,要不然革命還沒鞋子穿真的會哭哭吧。

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擠擠擠,中途還有鹹豬手插曲及味道很重的阿三不停的以一種噁爛的中文說「你好嗎?我不好」向慧慧搭訕,誰叫他們愛跟阿三視訊,這回常到苦頭了吧,但是不知怎麼的,阿三們很喜歡跨年這活動,因為怎麼看都是黑嗎嗎的人,據慧慧研究指出「他們都是出來找一夜情的」,(這回找到你了),哈哈。

雪梨的跨年煙火真的很美!不過抱歉我照片都沒照好,但是都不重要,我已經覺得很幸福,有你們接我下班,有你們一起唱著簡體字的CASH BOX KARAOKE,有你們一起參與文化大革命,有你們一起體驗crazy Auzzie。回家的路上我跟尼克說「今天闖柵欄是我此生做過最瘋狂的舉動」,尼克回我「那你的人生還真無趣」,我很珍惜也好慶幸沒後悔選了雪梨,真的好得意有你們一起:) 凌晨兩點一起散步回家,我知道你們都很累,但我硬要感性的叫你們抬頭看看天空,其實我在想著台北,我想告訴爸爸媽媽,這一刻因為有你們而倍感幸福。


Happy New Year 2009,謝謝你們陪著我,許下的新年願望一個都不准被遺忘



(新的一年開始不打算繼續數日子了,日子,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版主請更正修稿
昨晚那印度阿三是跟你和小眼搭訕吧
看他那雙眼睛不安份的直直朝你們飛過去
還特別用西班牙文和你交流
是不是

還是要我把你喜歡老兵的事抖出來
(阿,我好像講出來了)

我愛的還是滿街的厚切馮迪索拉
印度阿三真的太噁了

眼 said...

吼 好想再過一次跨年
把體內叛逆的因素在city排放出來
而且我沒有跟大家還有陌生人說
happy new year

lili said...

happy new year

年輕人 said...

今年很特別:)

鐵牛媽 said...

澳洲的錢櫃歌很新嗎?
哈哈
好想知道喔

鐵牛媽 said...

澳洲的錢櫃歌很新嗎?
哈哈
好想知道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