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hello and goodbye


2006年那位要去美國遊學的小孩已經變成小姐了,如今2008年要離開台灣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澳洲,小孩當年沒有在機場上演十八相送,因為知道50天後又可以回到這潮濕的鬼地方所以感到安心,但是兩年後的現在我沒有辦法很瀟灑的離開,是不是從女孩變成小姐了,顧慮的就多了,從前不怕的現在都怕死了,想到媽媽幾個禮拜前的話”你確定我會陪你到機場嗎?面對那樣的場面怎麼忍心?”,頓時間全身血液像是凝結了一樣,喉頭間吐不出一自一句。不是第一次離家這麼遠,卻是第一次一家人幫我『款』行李。

「靠!會不會太快」是一百萬年沒有見面的周董先生在MSN上送我的離別禮,日子過的真的很快,那傢伙好像過的渾渾噩噩渾然不知。這些日子以來大大小小的farewell大大小小的見面,每次到ending時都很想落淚,可是都笑笑的用拍照來做個happy ending,好喜歡的貼心細心你們都做到了,也許是擔心大於關心,也都不在乎了,知道還可以擁有著你們就是最大的幸福。講了好多話是我們的約定,一個都不准忘記。

原來蜂蜜啤酒可以這麼可口的就像看見你們的笑容一樣,體貼的話語還一直縈繞在胸口 “如果撐不住…… 如果想回來……”。真的好想跟你們說,一輩子看不膩的是海,就跟一輩子處不膩的你們一樣,深呼吸大步向前走是你們告訴我,但是如果淚水模糊了視線要怎麼辦。這種時候我想該把beatles的音樂關掉來點reggae應該會好一點:)

說過的,有些美好的畫面用可愛的腦袋記下就夠了,最深的影像永遠是刻劃在腦海中的。這幾個月來從你們身上得到的勇氣夠多了,足夠我這一年在南半球過好好的生活,其實我很膽小,一點也不勇敢,因為有大家所以才push自己前進,是一家人的永遠都是濃到化不開的緣分,開心一起,難過一起,不得體也要一起,血濃於水的永遠是血。其實很滿足,其實還沒從學校畢業,只是這一次到了地球的另一端學習了,離開只是一個動詞,不需要過多的離愁來修飾,但是好奇怪,有些事情怎麼樣都學不會,比如說,笑著和你們說再見。

對你們除了說愛,也沒有其他了。









---------------------------------------------------------------------------------
今天跟臭屁股說「等下我要告訴你怎麼幫爸灌mp3」,結果他慵懶的躺在沙發上說「噢不!我的腦容量很小,會用條碼機就好了拉!你去叫二姐,要不然跟爸說這些音樂撐一年檔著聽拉。」好吧,基於他說他腦容量很小我願意接受,但是卻可憐了老爸爸。

2 comments:

貝 said...

我很羨慕你
我也想要撐不住時可以回台灣
不過一旦回去,可能要被冠上"失敗的人"
哈哈想想我也夠幸運的了
我們都超幸運的
好險澳幣英鎊跌的是時候

話說臭屁股是你弟弟嗎?
好好笑

YUYU CHEN said...

哈哈哈哈
臭屁股是我大姊
很不得體對吧